热门搜索词:哈德斯菲尔德ope_OPE体育滚球_ope体育平台网址

从红灯区叫卖到影后,每一个有演技的人,都是

时间:2018-06-01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导读: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刚刚落下帷幕。最佳女主最终被《幸运是我》的女主角惠英红收入囊中,破纪录的三次收获金像奖最佳女主大奖。 她的人生要是拍成电影,那票房一准能过十亿。

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刚刚落下帷幕。最佳女主最终被《幸运是我》的女主角惠英红收入囊中,破纪录的三次收获金像奖最佳女主大奖。

 

她的人生要是拍成电影,那票房一准能过十亿。

 

有人说,她的故事可以用100个字来概括。

 

满洲正黄旗人,3岁上街要饭,4岁在红灯区打混,12岁进夜总会当舞女。

 

17岁拍电影,22岁晋升影后,33岁曾过气到无人问津,40岁吞下三十粒安眠药自杀被救。44岁重新振作,50岁再拿金像影后。

 

哥哥惨死家中,母亲老年痴呆去世,她57岁至今未婚和妹妹相依为命…

 

 

 

惠英红的祖上是山东的名门望族,但是她出生时,很不幸赶上家族被清算,举家偷渡到香港。刚到香港,又被骗光家财,一夜之间贫穷如洗。

 

惠英红家住在一个小木屋里,遭遇了香港最大的一次台风。木屋被吹倒了,所有东西都被吹走了。

 

 

 

本就一无所有的家庭,只得寄宿在铜锣湾大楼楼梯下。母亲带着三岁的小英红穿梭在铜锣湾的贫民窟和湾仔的红灯区向美国大兵兜售口香糖。以此维生。

 

她虽有公主命,却没做过一天真正的公主。

 

不过公主那颗心怀感恩的心却一直都在,Fun姐看到在一段采访里,如今的她想起那会的经历,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我虽然很惨,但是在湾仔有很多人疼我,经常跟大家吃大排档、叉烧烧鸡饭、喝鸡汤,一般人都吃不起,但是我每天都这样吃。”

 

命运总有幸运与不幸,勿被顺境捆着了脚步,勿被厄运颓废了精神。

 

渐渐长大,小英红的自尊心也越来越强。她不愿意再被人叫着“要饭的”,也不愿意再出现在红灯区里叫卖。而最能迅速赚钱的途径就是当明星,12岁的她看到夜总会招聘舞女,立马就报名了。

 

在夜总会里,她很快当上了领舞,一领就是两年多。

 

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导演张彻看中,邀请她来演《射雕英雄传》穆念慈一角。

 

那会,正是香港武侠片盛行的年代,打戏都是实打实真打,没有替身。所以基本没有女演员可以坚持下来。而惠英红却愿意坚持,为此她吃尽苦头。

 

那会没有护垫,每一拳都是打在身体上。有一次打到40多拳的时候,她跑出去吐,吐完回来继续打。

 

拍《八宝奇兵》的时候,要求演员从16楼跳下去,惠英红亲自上阵,落地时整个背部擦伤,血流不止。事后发现威亚断裂,差一点就出了事故。

 

而支撑她这么拼,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脱贫”。

 

“我要熬过这一关,家里才有更好的生活。”

 

1982年,她凭借《长辈》夺得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上台颁奖时,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想着这个奖杯要是金的该多少,还能卖点钱。

 

虽然奖杯卖不了钱,但是却给惠英红带来了不少的经济收入。

 

它让惠英红的片酬从500元涨到了50000起。

 

它让惠英红有了名气,奠定了邵氏影业“第一打女”的地位,并且带来一系列武侠电影的邀请。

 

她脱贫了。为家人买上了楼,让他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你以为故事到这里就完了吗?

 

那你把娱乐圈看的太简单了,随着惠英红年龄越来越大,伤病越来越多,加上整个电影环境的变化,功夫片走势下滑,文艺片爱情片势头正猛。

 

她想尝试更宽的戏路。而公司邵氏影业却担心她“一代打女”的形象毁掉,不同意她转型。

 

因此她离开了邵氏。离开后她并没有什么很好的资源,接拍的都是配角。

 

比如《苗翠花》里的三姨太。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的灭绝师太。

 

后来,惠英红的境遇每况愈下,有一些剧本找到惠英红,但戏份只有三天,还是演妈妈,那时她才二十多岁这样推了一次之后,就没有了第二次突然某一天,惠英红发现,“一个电影都没有了,自己已经被淘汰了,我咽不下这口气,从来都是人家找我,我不会主动去敲门,那时候的我也丢不下这个脸”。

 

从一线打星跌落到万年女配再到从娱乐圈消失。她的心里落差,不是一般的大。那段时间,她自我封闭,自我怀疑,拒绝接触别人,甚至一度吃安眠药自杀。

 

幸好家人把她抢救了回来。

 

经历过生死的人,会更加豁达的吧。之后她回忆那段经历,说自己最后悔的事就是自杀。

 

她说“我有钱有房子,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地位了嘛,我争取啊!”

 

说到这,Fun姐突然想到以前看过一个笑话。

 

小伙子站在天台上要自杀,众人围观。不一会警察来了,问其原因,小伙回答:谈了八年的女朋友跟土豪跑了,明天要结婚了,感觉活着没意思!警察来了一句:睡了别人的老婆八年,你TM的还有脸在这里自杀!小伙想了想,也对啊,就走了下来了。

 

所以换位思考很重要,学会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很多想不开的事情都想开了。

 

想通了之后的惠英红决定重新振作,于是她去报读了香港中文大学短期课程,从英语到风水,她都去学,还曾考到治疗情绪病的牌照,当了九个月的情绪病医师。

 

直到她觉得自己调整好了,放下架子,主动去争取拍戏的机会。

 

2002年,她接拍了《幽灵人间》里的一个小角色。这也开启了她重返荧幕的文艺片之路。

 

她用一个新人的姿态来重新走这条演艺之路,目的不再是“脱贫”,而是找自己。

 

这段时间里,她演的不是妈妈,就是大姐,甚至是无名氏,但她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让人印象深刻。

 

《无间道2》里饰演姐姐,“出来混都是要还的”这句经典台词是出自惠英红。

 

 

 

《江湖》她演妈妈,一个长镜头,证明了她过硬的演技。

 

 

 

直到2009年,她等来了《心魔》,导演找到她来演一个对儿子占有欲极强的单亲妈妈。连导演都说这角色很难。

 

 

 

惠英红一看,便接下了。“没问题,我自己病了很多年。”

 

然后,她凭借《心魔》二度问鼎金像奖影后,重回巅峰。

 

 

 

不要怕人生的苦难,把它看作是上帝通过另一种形式送到你的面前。

 

挺过去,它便是财富。

 

千帆过尽,惠英红如今不为了钱,也早已找到了自我。接戏全然遵从内心,标准变成了“演好戏”。

 

2011年,她自降片酬为了拿下武则天。

 

 

 

已经说好不再拍打戏,可还是接拍了一部动作片《Mrs.K》,因为导演是《心魔》的导演,惠英红说想要感恩。

 

 

 

2016年,接下温情小制作《幸运是我》,则是为了向母亲道歉。

 

在电影中扮演患老年痴呆的孤寡老人,角色原型就是她患有同样阿茨海默疾病母亲,母亲已于去年过世。

 

母亲的死是她的一块心病,她曾一度误解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装傻不关心她,后来才知道母亲病得那么重。

 

 

 

这部戏让她第三次问鼎金像奖影后。我想,也是对母亲在天之灵的告慰吧。

 

有人说,惠英红的一生像活了别人的两生。

 

快60岁的惠英红,记忆也在逐渐变弱,但她说自己从来不会害怕末日。因为再苦的日子,她都能坦荡的接受,勇敢的面对,活得真实而洒脱。

网友跟帖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OPE体育滚球哈德斯菲尔德ope广告服务ope体育平台网址法律声明

Copyright ©2005-2018 OPE体育滚球母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3936号-1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